2016年超过3100万人在其国境内流徙

禁止发布新闻稿直至2017年5月22日 美东时间0:01 

星期一,2017年5月22日(日内瓦/纽约)

根据境内流徙监测中心(IDMC)和挪威难民理事会(NRC)今天发布的新报告,2016年内冲突,暴力和灾  害增添了3100万境内流徙人数。

挪威难民理事会秘书长Jan Egeland 指出,“在2016年,每秒钟有一个人被逼要离开家园,在自己国家迁徙。境内流徙人数现在是难民人数两倍,急需把境内流徙放回国际议题中。”

根据 全球境内流徙报告 ,2016年中690万因冲突引致的境内流徙中,260万发生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刚果民主共和国是最严重受影响国家,单单一年就达到92.2万新流徙人口,其次是叙利亚(82.4万),伊拉克(65.9万),阿富汗(65.3万),尼日利亚(50.1万)和也门(47.8万)。直至2016年底,共有4030万人在自己国家因冲突和暴力流徙,其中有些已经流徙了几十年。

境内流徙监测中心局长Alexandra Bilak 表示,“有些国家在国际议程中消失了,但几年后带着显著流徙数字再度出现,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因没有面对冲突和危机背后的成因,而出现周期性模式流徙。”

灾害比冲突导致三倍更多的流徙人口。大部分2016年记录的2400万新灾害流徙人口皆因突来的自然灾害如水灾,风灾,山火和严峻冬天产生的。灾害流徙大多发生在低和中低收入国家,相信随着气候改变和更极端天气将会越发产生。

Bilak表示,“虽然境内流徙是很多进一步旅途的起始点,它却被目前难民和移民的全球焦点所掩盖。我们要承认,没有正确的支援和保护,一个今天境内流徙的人明天可能成为一个难民,或申请避难人士或国际移民。”

然而去年捐助国花在本国安置难民的经费比援助流徙危机产生国更多。

全球境内流徙报告显示,流徙会继续,除非我们把拨款和政治关注放在导致贫穷,国家不稳和全球环境改变的背后原因。

Bilak说,“如果全球境内流徙报告是一面镜子,它反照的是国际漠不关心,不追究责任和国家没有保护自己人民的失败。”

编辑 注意:

从2017年5月22日开始,全球境内流徙报告可以在这里看到: http://www.internal-displacement.org/global-report/grid2017

已在 纽约联合国新闻工作者协会 登记的媒体欢迎参加境内流徙监测中心在5月22日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1点举行的2017境内流徙全球报告发布会(GRID2017)。

日内瓦的媒体也欢迎参加5月30日在日内瓦的CCV举行的第二场发布会(详情请联系 info@idmc.ch

境内流徙人士和 民有何分

境内流徙人士和难民主要分别在于境内流徙人士留在本国疆界里,难民则已跨越国家疆界寻求庇护,得到合法难民身份,得到某些权利和国际保护。而境内流徙人士并不是一个合法身份,因为境内流徙人士还在他们政府管辖下,不能得到比其他国民更多的权利。

Sian Bowen 女士

关系科科长

电邮: sian.bowen@idmc.ch

办公室电话:+41 22 552 3612

手机:+41 78 630 16 78

Rosemarie North (日内瓦)

记者联络人

电邮: rosemarie.north@idmc.ch

办公室电话:+41 22 552 3674

手机:+41 78 669 3222

Francesca Da Ros 女士

关系科联络人

电邮: francesca.da.ros@idmc.ch

办公室电话:+41 22 552 3645

手机:+41 78 806 83 08

关于我

境内流徙监测中心 挪威难民理事会 於1988年所成立。监测中心监测冲突,暴力,违反人权,各地天灾引致的境内流徙,是广泛被尊重的全球境内流徙资料和分析来源。

境内流徙 监测 中心的社交媒体地址: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InternalDisplacement

Twitter: @IDMC_Geneva

Tags: